摄男学长

这个城市的风偏向于温柔,吹向不知所往的梦

人随风飘荡,天各自一方,在红尘中遗忘的清白脸庞

给你

敬启。
        不知姑娘近来可还安好?
        这些时日,我迁思回虑许久,决意把信寄给你,向姑娘吐露心声。朋友圈情书的事可真没有开玩笑,
        初见姑娘,我便在心中感叹世间怎会有如此温婉可人的女子。只是匆匆一眼,我已在你的举手投足间沉沦。害羞明说,想尽办法弄到你的联系方式。
   
        


曾经不知道何谓情书,深受家中三叔影响,如是在懵懂的年纪便已开始向心仪的女孩书写心意,
在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形式吧。或许在半个世纪前,情书是这样的:张杰同志,我们能不能将我们的革命友谊升华一下?而后是张杰同学,你的学习和工作都很优秀,我想我是爱上你了。再后来是张杰,从看见你第一眼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很漂亮,你就是那漆黑中的萤火虫,无论在哪里都吸引了我的目光,我喜欢你!
而如今的年代纸张早已过去,我对情书的理解便是:一纸白笺诉衷肠——

当然这会是一封情书,很平凡。没有古城的阳光,也没有山林的清晨,我坐在项目部里学习公司考试资料,看着青岛的日落,写一封信笺,给张杰姑娘,你的出现,让我平淡的生活起了波澜。

我到过哪里,去过哪里,吃了上百顿美食,你到过哪里去过哪里,或许也看了上百部电影,你我的身边都不是彼此,错过了谁,邂逅了谁?岁月流转,你有你的忙碌,我有我的经历,所有的声色犬马都只是一幕布景,过眼云烟。一家女,百家提,沂南县人民医院20层,神经内二科,张杰,1439,徐州人士,意留沂南,我愿为你提供一个归宿,还望轻薄的信件不会打扰到你的生活。



春宵苦短,这漫漫长路上,若能和姑娘为伴,实属在下三生有幸。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三城

我快二十六了
我有三分之一的生命属于三座城


凌晨四点半我和我两个兄弟去第一座城报到
据说有三大名胜
我却只怀念农贸市场
那时我还年轻
不懂的生活,不懂的爱
当天空飘起了大雪
我便拎着啤酒
饮下最后的留恋
我没能和我的小姑娘在一起
所以也没能在那座城里不朽


第二座城离我喜欢的姑娘和海边特别近
我们在傍晚下打球
我们在深夜里吃虾
当三号线地铁全线开通的时候
我弄丢了我的姑娘
鸡哥离开了之后
再也没有人在那座城里陪我深夜饮醉


第三座城我会证明只是一个邂逅
美丽的邂逅是红油的火锅
群山庇护下的林城生活着容易知足的人们
洋芋土豆马铃薯,走亲吃酒搓麻将,
稀里糊涂便成了市井大叔
深夜撸串,饮酒,惆怅
姑娘和朋友是这座城市我最缺失的两样


三城会过
然后,少年不再少年
想成为摄影师
想干到项目经理
一场酒后,三叔笑着对我说:年轻人,你还太嫩了。

今天我再次来到第二座城
没有了姑娘,也没有鸡哥
隔着车窗
眼中一片湛蓝的天,慢慢的落了霞
这里还是老样子
红瓦和绿树之间光影斑驳
我抬头看着碧海蓝天
激动的以为这一切都是真的
其实早就知道
此次之行
这座城已经不是镜头里该有的样子